English    Chinese
 
  翻譯的原則
 
      摘自《翻譯研究論文集》(1949——1983)  —— 林漢達
 

        現在雖然還沒有整本的研究翻譯原則的專書,可是論到翻譯的
短篇論文倒也不少,從這些論文里我們可以找出各種的主張,有的
以“信、達、雅”為標準,有的以“形似、意似、神似”為標準,
有的主張直譯,有的主張意譯,有的以為“譯者須完全根據中文
心理”,有的以為“不妨采用歐化句法”。各種主張,很不一致。
其中有些說法并不是根本主張的差別,只定義和解釋的不同罷了。
例如直譯和意譯,除各種走極端的呆譯和曲譯外,并不是絕對矛盾
的。可是我們見了許多主張和說法,反倒覺得無所適從。因此,我
們就大膽地擬出幾條原則供同志們作個參考。

        其實,我們不過把翻譯界各人的主張收集起來(僅僅到1941年為止,以后的材料可參看人民出版社的《翻譯通報》),經過一番討論,把我們認為不大妥當的說法批判一下列為一組,把我們認為比較合理的說法另立一組,總稱為翻譯的原則。

一、消極方面

(一) 不分裂翻譯的標準
從嚴復提出“信達雅”的翻譯口號以來,好多研究翻譯的人以為翻譯有三個標準。照嚴先生的說法,“信”是“達旨”,就是說明愿文;“達”是“前后引襯,以顯其意”;“雅”是“爾雅”,據他老人家的說法,最好用漢以前的字法句法。有些人認為這種說法太舊了,就另外提出三個標準來,就是:“忠實”、“通順”和“美”。但又怕老派人反對,于是再下個注釋說,忠實就是信,通順就是達,美就是雅。這么說來,名詞是更通俗了,意義完全是一樣的。陳西瀅又提出翻譯的“三似論”,就是:“形似、意似、神似”。“形似”的翻譯就是“直譯”,“意似”的翻譯就是“要超過形似的直譯”,“神似”的翻譯“獨能抓住原文的神韻”。
不論是“信、達、雅”,不論是“忠實、通順、美”,不論是“形似、意似、神似”,說法雖有不同,把翻譯的標準分裂為三,可是一樣的,為什么把翻譯的標準分做三個呢?也許是因為現代的人承襲了嚴幾道的說法,而嚴先生的話又是從孔老夫子那兒引申出來的。嚴先生提出“信達雅”三個字,據他自己說,是有所本的。他說“易曰,‘修辭立誠’。子曰,‘辭達而已’。又曰,‘言之無文,行之不遠’。三者乃文章正軌,亦即為楷模,故信達而外,求其爾雅”。孔夫子雖然也編過書,可沒念過a b c d 。現在我們研究英文翻譯,把他的話東抄一句,西抄一段,作為翻譯的標準和模范,這是不大妥當的。
“信”、“忠誠”或“形似”在翻譯上自然有它的地位,可不能算是標準。“達”、“通順”、“意似”或“雅”、“美”、“神似”,更算不得是翻譯的標準,那是中文的語法問題。不懂得中文的語法根本就不能翻譯外國語文。我們認為翻譯要說有標準,只有一個,就是:譯文必須正確。所謂通順、意似、美、雅等,那是中文的語法和修辭問題。

(二)不分裂直譯和意譯
在翻譯界中隨著信達雅而起的爭論,要算直譯和意譯的問題了。可是真正主張直譯的人所反對的,其實并不是意譯,而是胡譯或曲譯。同樣,真正主張意譯的人所反對的也不是直譯,而是呆譯或死譯。我們認為正確的翻譯就是直譯,也就是意譯;而胡譯、曲譯、呆譯或死譯都是錯誤的翻譯。這一點可以從艾偉用答案求法的研究中《譯學問題商榷》看出來。正確的翻譯或稱為直譯或稱為意譯,并不是翻譯的不同,而是界說的不同罷了。例如主張意譯的人反對直譯說:
“直譯即是拘泥愿文字句之構造,并不計及漢文之通順或自然與否。”(孫貴定語)
“一般人所謂直譯,不但逐句譯,簡直呆照原有之clause或phrase之次序呆譯,結果使人不懂,或者讀者異常吃力。”(鄒恩潤語)
“直譯者初意欲使不失原意,故字句對照以此就彼,往往失之機械,不可卒讀。”(余上沅語)
這是主張意譯者替直譯所下的定義或解說,可是主張直譯的人并不承認這些話。他們認為所謂“拘泥原文字句之構造”,所謂“簡直呆照原有之clause或phrase之次序呆譯”,所謂“不可卒讀”,這種翻譯只可稱為“呆譯”或“死譯”,不配稱為“直譯”。
主張直譯的人反對意說:
意譯界說:“注重大意,可刪節之字句,則刪節之。”(劉宣閣語)
“直譯才是翻譯,意譯是述意而已。”(董任堅語)
“若是曲譯是添花樣的說謊,那么意譯而不是直譯最容易流為曲譯。”(陳西瀅語)
“老實說,直譯沒有分毫藏掖,意譯卻容易隨便伸縮,把難的地方混過……,直譯便真,意譯便偽;直譯便是誠實的人,意譯便是虛詐的人。直譯看來好象很笨的法子,我們不能不承認他有時作藏拙的用,但是確不若意譯專作作偽的用。”(傅斯年語)
這是某些主張直譯者替意譯所下的定義或解說,可是主張意譯的人并不承認這些話。他們認為“可刪節則刪節之”,“添花樣的說謊”,“隨便伸縮”,“意譯便偽”,這種翻譯只可稱為“胡譯”、“曲譯”,不配稱為“意譯”。
說來說去,直譯者所反對的其實并不是意譯,意譯者所反對的其實也并不是直譯。他們所反對的都是錯誤的翻譯,就是,呆譯、死譯、胡譯、曲譯。
我們看一看這兩派正面的主張,倒是互相接近的,例如主張直譯的人說:
“直譯也有條件,便是必須達意,盡漢語的能力所及的范圍內,保存原文的風格,表現原語的意義,換一句話說就是信與達。”(周作人語)
“極力保存原來文法之結構,而同時仍不失為通順漢文者,為直譯。”(朱君毅語)
“主張直譯,即忠實正確的翻譯,而不主張拘泥于語法與結構的歐化。”(孟憲承語)
可見直譯并不是“不計較漢文之通順或自然與否”或“使人不懂”,“不可卒讀”。
同樣主張意譯的人說:
“能達原文大意,而不失其真銓者,謂之意譯。”(孫貴定語)
“意譯者,至少須融會貫通,但若因此取巧,脫略錯誤,則悖矣。”(鄭曉滄語)
“不正當的意譯,是于原意之外,加入許多自己的意思作解釋,往往走出原意的范圍。”(鄒恩潤語)
可見意譯也不是“隨便伸縮”或“添花樣的說謊”。
由此可見正確的翻譯是直譯,也就是意譯,死譯和胡譯不同,呆譯和曲譯不同,這是可以劃分的,它們都是錯誤的翻譯。正確的翻譯是分不出直譯或意譯的。

(三)不完全根據中文心理
拘泥外國文法逐字對譯,以至譯文詰屈聱牙不堪卒讀,不得稱為翻譯(陸志韋語)。例如“Is that so?” said he, 譯為“是那個如此?”他說。“Lying on his back譯為臥在他的背上”(周作人舉的例子)。這種完全的歐化,誰也不會贊同的。不過另一些人(如林語堂)認為“譯者須完全根據中文心理”,我們也不能同意。因為譯者如果完全根據中文心理,就容易發生兩種偏向:一種是舞文弄墨,一種是糊涂過去。例如Lying on his back意譯為“坦腹高臥”以至“臥北窗下自以為義皇上人”(周作人舉的例子)。又如all flesh譯為“圓顱方趾”(林語堂譯)。甚至as poor as a church mouse譯為“赤貧如洗”或“室如懸磬”;as rich as Croesus譯為“陶朱猗頓之富”。這種當然非常通順,極合中文心理。可是一弄文墨,就容易走上嚴幾道的“用漢以前字法句法”的末路。林琴南的翻譯不是完全根據中文心理的嗎?可是他的翻譯是很糟糕的。
第二種偏向是糊涂過去。遇到不能完全根據中文心理的西洋思想或概念,也要完全根據中文心理去翻譯,這怎么辦得到呢?一方面中文的詞兒和語法有時可能不夠用,不能完全表達原文,一方面又不肯采用新的詞兒或歐化的表現法,于是為了適合中文心理起見,只好含混過去,就是所謂“與其傷潔,毋寧失真”。例如armed to the teeth,就可譯為“武裝到牙齒”,何必要籠統地譯為“全身武裝”呢?如果當初把break the record僅能譯為“空前絕后”,到今天哪兒能有很通行的“打破記錄”這個成語呢?
為了上述的兩種原因,我們一方面反對不必要的歐化,一方面在必要時,可以采用外來的字句和表現法。

二、 積極方面

(一) 內容與形式要求統一
“大概英文程度不佳,漢文程度亦較劣者,最易以胡譯自稱為直譯。英文程度較次,而漢文程度較高者,則易以借意行文,自稱為意譯。尚有對于譯文之實質方面無適當之預備者,例如未研究過心理學而硬要譯心理學者,亦往往以胡譯,借意行文或附會造謠,自稱為直譯或意譯,以掩其對實質上不充分之了解”(張士一語)。這樣,我們可以說,翻譯只有兩種:一種是正確的翻譯;一種是錯誤的翻譯。什么叫做正確的翻譯呢?就是:盡可能地按照中國語文的習慣,忠實地表達原文所有的意義。“忠實地表達原文中所有的意義”就是把原文的內容正確地翻譯出來,“盡可能地按照中國語文的習慣”是指翻譯的形式,也就是通順的中文,但不一定硬要完全根據中文心理,所以說“盡可能地”。內容正確,形式精美的翻譯就好翻譯。翻譯的內容如果不正確,不論形式多么精美,都是錯誤的翻譯。

(二) 寧信而“不順”
翻譯的時候,如果能夠極力保存原文的結構,忠實地表達出原文中所有的意義,同時又能盡量采用中文的成語和最自然的字句,使譯文成為通順的讀物,這是最理想的了。但是我們必須記住,翻譯者主要的任務是把原文中所有的意義忠實地表達出來;其次是盡可能地按照中國語文的習慣,換句話說,正確的翻譯是翻譯的內容,流利的譯文是翻譯的形式,內容與形式的完全統一是翻譯者努力的方向,萬一二者不可兼得,那么與其遷就譯文的流利而犧牲了原文的意義,不如極力保存原文的意義而犧牲中文的流利,因為正確而不流利的譯文至多不能叫人一看就懂,或讀起來不能暢快;流利而不正確,那是愈看得懂愈糟糕,讀起來雖然暢快舒服可不是原文的意義,那不是等于叫人相信“添花樣的說謊”嗎?
魯迅先生在《關于翻譯的通信》的一封回信里(見《二心集》),把寧信而“不順”的道理說得明明白白。他說:
“我是至今主張‘寧信而不順’的。自然,這所謂‘不順’,決不是說‘跪下’要譯作‘跪在膝之上’,‘天河’要譯作‘牛奶路’的意思,乃是說,不妨不象吃茶淘飯一樣幾口可以咽完,卻必須費牙來嚼一嚼。這里就來了一個問題:為什么不完全中國化,給讀者省些力氣呢?這樣費解,怎樣還可以稱為翻譯呢?我的答案是:這也是譯本。這樣的譯本,不但在輸入新的內容,也在輸入新的表現法。中國的文或話,法子實在太不精密了,作文的秘訣,是在避去熟字,刪掉虛字,就是好文章。講話的時候,也時時要辭不達意,這就是話不夠用,所以教員講書,也必須借助于粉筆,這語法的不精密,就在證明思路的不精密,換一句話,就是腦筋有些糊涂。倘若永遠用著糊涂話,即使讀的時候滔滔而下,但歸根結蒂,所得的還是一個糊涂的影子。要醫這病,我以為只好陸續吃一點苦,裝進異樣的句法去,古的,外省外府外國的,后來便可以據為已有。”
異樣的句法大多不能使讀者覺得暢快舒服,但魯迅先生又說:“這種情形也當然不是永遠的,其中的一部分將從‘不順’而成為‘順’,有一部分,則因為到底‘不順’而被淘汰,被踢開。”同樣,歐化的字句,當初都是異樣的,不順的,到了現在已有許多成為中國化,不順而成為順了。因此在翻譯上有條件的“寧信而不順”的主張是可以接受的。

(三) 采用白話
中文里有些字句是不夠精密的,而文言比白話更不精密。這從詞兒的長短和句子的結構上就可以看出來。文言文以簡老為貴,于是非避去熟字刪掉虛字不能成為好文章。結果,在文言文中差不多全是簡單句,復雜句是很少的。這樣的句法怎么能夠忠實地表達出原文中所有的意義呢?主張用文言文翻譯的不得不推崇嚴幾道了。他說:“用漢以前字法、句法[所謂上等的文言文],則為達易;用近世俗利文字[就是白話文或大眾語],則求達難。”按理他的文言文的翻譯應該是既信且達而又雅的了。可是他把明明白白的原文弄得艱深難解,譯得很糟。當然,譯書譯得糟,還有其它的原因,不過用文言,不用“近世俗利文字”,為了“與其傷潔,毋寧失真”,這當然是使譯文糟的一個大原因。
我們不但主張用白話翻譯,反對文言,而且也反對“新文言”式的白話。有些人也不反對用白話翻譯,可是他們所能容忍的白話是“小腳放大”的白話,可看不慣從來沒用過裹腳布的“天然足”,因為骨子里他們還戀念著“三寸金蓮”的文言文。因此,一方面雖然贊成用白話,一方面仍然反對復雜的句子和“異樣的”句法。見了一個句子里有兩三個“的”字就要刪去一個,有三四個形容詞就要減少一些。總覺得不這么著不能成為通順的中文。其實,句子長些,多用幾個必需的“的”字,不一定就不通順,只是在以新文言為白話的人看來,好象有點兒不通順罷了。
曾虛白在《翻譯的困難》一篇文章里就這么說:
“‘的’字的用途,中文里是最經濟不過的,現在大多數的譯者凡遇到possessive或adjective多要加個‘的’字,就攪得‘的’‘的’不已,成了四不象的文章。又象中文句子里‘他’字的用途也是很經濟的,常有須會意的地方,然而西文里敘述一個人的動作,每換一句話必需另用個‘他’字做主詞。譬如照樣譯下來,就要‘他’‘他’不已,犯了個疊床架屋的毛病,(這句話是不錯的。)還有那progressive,現在大家多拿個‘在’字來代表。比方說,He is reading翻作‘他在讀’。請問這象一句中國話嗎?”
所謂“的的不已”,“他他不已”,在熟讀周秦諸子,韓柳歐蘇或讀慣新文言的文人讀起來,固然有些不大暢快舒服,可是在“陸續已吃過一點苦”的讀者看來,有時反倒覺得譯文真切,字句精密,我們并不是說必須“的的不已”,“他他不已”,才是正確的翻譯。不必要的詞兒都不該疊床架屋地放在譯文里,不過這要看在原文意義上的需要不需要,并不是為了給讀者“吃茶淘飯”。所以用白話翻譯不但比文言或新文言更能忠實地表達出原文中所有的意義,而且也能使中國書面化的語法更精密,字句更豐富。

三、 總述

以上六項,分為消極的和積極的兩種主張。消極方面,我們主張:(一)不分裂翻譯的標準;(二)不分裂直譯和意譯;(三)不完全根據中文心理。積極方面,我們主張:(一)內容與形式要求統一;(二)寧信而“不順”;(三)采用白話。
翻譯本來沒有死板板的標準,象度量衡那樣可以測量長短大小輕重。如果為了滿足學生的要求,一定要說出一個標準來,那么我們不妨提出一個原則,就是:“盡可能地按照中國語文的習慣,忠誠地表達原文中所有的意義”。這樣的翻譯就是正確的翻譯,無所謂信達雅,也無所謂直譯意譯。在意義方面,必須真切地表達原文;在字句方面必須力求接近中文。中文里有現成的詞兒和語法,應當盡量利用,以求譯文的通順。如果遇到中文“話不夠用”或“句法不精密”,不妨采用外來的字法句法。為要忠實地表達原文中所有的意義,不但文言不適合,就是新文言式的白話也不是最適當的工具。最適當的工具是活的白話,就是在工農大眾的基礎上發展著的中國語文。
翻譯的原則已如上述,翻譯的方法且看下文。不過所謂原則,只是我們努力的方向,我們不敢說這兒所選取的幾篇實習的譯文都是符合上述的原則的。我們只可以說, 在翻譯的時候我們確實向著這個方向努力,可是為了限于能力,錯誤一定不少。希望讀者隨時指正,以鼓勵我們在翻譯上作更進一步的研究,這是我們所成分個禱的。
(選自林漢達《英文翻譯——原則、方法、實例》,中華書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1953年5月)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版權所有©上海語翼翻譯服務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上海浦東新區松林路11號2摟    網站備案號:滬ICP備07003560號-1
翻譯服務電話:021-58822009   全天候翻譯服務專線:13916012233    微信:yuyitrans   E-mail:[email protected]